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清悟堂

读书阅世以悟道,研墨闻香以清心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用心做事,坦诚做人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怀念我的二哥  

2011-03-13 15:44:08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一晃,二哥已经离开我们二十年了。有多少个不眠之夜,二哥的往事就像电影,一幕幕在我的眼前走过。二哥中等身材,脸型方正略黑,眼小却有神,貌不出众,但一脸正气。二哥少年时期在我们兄弟姐妹中身体是最棒的,很小的时候就能横渡松花江。在那个食品匮乏的年代,又出生在一个贫困家庭,能有这样的好身体,与二哥的食欲好不无关系。二哥从来不挑吃,他可以什么都不就,也能吃下几个玉米面大饼子(当时我家的大饼子个头很大的)。用麸子面和着榆树叶蒸的窝头,也会吃的津津有味,无比香甜。二哥吃东西总是边吃,边拿在手里翻来转去的看呀看的,就像在欣赏一件稀奇宝贝似的。二哥吃那些难以下咽的食物,就像在品尝美味一样。看他吃饭的样子,都会让人生出口水来。同是贫困家庭出生的我,小时候吃东西总是挑肥拣瘦,不吃这不吃那的,腥的、臭的、苦的、膻的、油腻的一概不吃,结果落得个面黄肌瘦。二哥喜欢吃臭豆腐,记得有一天大家正准备吃饭的时候,突然有一股很臭的气味出来,熏得我差点没窒息过去。我没想就知道罪魁祸首是二哥,因为只有他一个人吃这东西。我马上向二哥走过去,不容分说,连推带搡的硬是把他撵到外面去了。二哥不但不生气还笑眯眯的和我说:“你这个小傻瓜,臭豆腐闻起来臭吃起来香,你吃一下就知道了。”我愤愤的说:“再香我也不吃。”从那以后二哥吃臭豆腐就一个人躲到外面去吃了。有一天我吃过晚饭从屋里出来,看到二哥一个人可怜巴巴的在院子里吃臭豆腐的样子,心里有些不太是滋味。是我的恶行,剥夺了他在屋里和大家一起吃饭的权利。好多年后,我第一次出差路过北京,想不出给二哥带点什么礼物,想来想去终于想起了臭豆腐。当时我住在前门大栅栏,就去“六必居”买了一罐正宗“六必居”的臭豆腐。到家后,我问他:“你猜我给你带什么礼物了?”他猜来猜去也没猜到,当我把臭豆腐拿到他的面前时,看他那张脸笑的真是灿烂极了,做梦也没想到我会给他买臭豆腐。

二哥长我三岁,我的童年、少年大多时间是二哥伴我度过的。小时候我总爱跟他调皮,二哥吃饭总是慢悠悠的,我吃完了他还没吃下一半,他习惯好吃的东西留在最后吃,我经常趁他不注意的时候到他碗里偷夹一块好吃的,跑到窗外看他生气的样子。一次我跟他闹别扭,正找不着机会出气的时候,赶巧这时二哥东窗事发,不知他拿了家里一件什么宝贝卖了买书看,被发现了。父亲白天有事没时间教训他,气的把他绑在我家屋里的一根柱子上,打算晚上回来再训他。说起我家的这根柱子,好像不是用来顶梁的,而是专来用作绑二哥的,父亲常而成习,二哥一犯错就往这根柱子上绑。等父亲走后我可就高兴了,马上幸灾乐祸的跑到二哥面前对他说:“怎么样啊,挺舒服的吧,还敢不敢欺负我了。”光嘴说还觉得不解气,我就折一根笤帚上的草棍撩他的脸,让他痒,看他痒的不行的样子,我开心死了。弄得二哥哭笑不得,咬牙切齿的对我说:“等完事了看我怎么收拾你。”对于二哥的狠话我并不是很担心,因为每次狠话说过后,都没对我怎么样。二哥嘴硬心软,事事都让着我,并且我还掌握着很多他的小秘密,他是不敢轻易得罪我的。比如他藏在哪里看书了,偷着去松花江游泳了等等,这些把柄一般不常犯,有时会过期的,好在他常犯,我随时都可以拿出一两条来要挟他。他的事是逃不过我的眼睛的,他会时常的给我一点小贿赂,让我为他保密,所以我才敢如此的肆无忌惮。

 

二哥上学时不太喜欢学那些课本上的东西,但很喜欢看书,而且不是一般的喜欢,用“痴迷”两字都无法形容他的状态,只能用“走火入魔”才觉得合适一点。二哥没有安安稳稳坐在家里看书的条件,每次看书都要提心吊胆偷偷摸摸的藏起来看,他经常东藏西躲的闹失踪,我家屋里、院里、煤堆、木垛、胡同、犄角旮旯、不被人注意的地方、没有他没藏过的,但他从不到外面或别人家里去藏。之所以能在这么小的范围藏身而不被发现,大多都是我为他保密的功劳。由于总是在极暗光线下看书,二哥很小的时候就高度近视,后来看书几乎把书贴在脸上才能看清。那时候我们家总是有这样那样干不完的活,父亲找他干活找不着人就很恼火,因为看书逃避干活,二哥没少挨揍挨骂。二哥看的书不是老师家长希望看的书,他所看的书都是什么《大八义》、《小八义》、《三侠五义》、《西游》、《水浒》、《三国演义》之类的书。二哥那时记忆力很好,他看书不敢说是过目成诵,但也可说是过目不忘。那个年代总会有一些人聚在一起吹牛讲说这类故事,二哥不说只在一边听着,听出问题他才开口和人争辨。人家不服,他就让人家回去看书,哪篇、哪页、哪句是怎么说的。后来那些人通过验证才服了,对他刮目相看了。二哥再开口的时候就没人和他争辨了,当时我在旁边看了那些场景真是为二哥感到自豪。

光阴似箭,日月如梭,我们很快告别了快乐的童年和少年,步入了成年,感谢二哥给我留下那么多温馨美好的回忆。随后,二哥参加工作,我不得不听从毛主席的号召去上山下乡接受再教育。二哥人实在,工作很卖力,不久就入了共青团,领导信任指派他去看犯人(右派分子),但没多久他却和犯人成了忘年交。24小时吃住在单位,给他看书提供了极好的机会,几乎到了废寝忘食的程度。由于作息吃饭没规律,后来患上了十二指肠溃疡。这时母亲的身体日渐衰弱,走不了路,起不了床,我们兄弟姐妹轮流护理着。二哥看大家都有工作,有家有小的,不是长久的事,自己单身一人,便毅然决定辞去工作,专职在家护理母亲。这一护理就是7年,解脱了大家,辛苦了自己,虽然我们有时间都会回来照看母亲,但最受累的还是二哥。有一次我和二哥在家,母亲看我们为她做这做那的,又难过起来,流着泪说:“我要是能早点死该有多好,免得总是连累你们吃苦受罪。”(母亲不止一次说过这样的话)看着母亲难过的样子,二哥和我都止不住的流下了眼泪。二哥红着眼睛趴在母亲的床边,哽咽的说:“妈你别难过,只要你能多活一天就是我们的福气,我们为你做什么心里都高兴,我辞去工作就是想伺候你一辈子的。”从二哥辞职那天起,每天在家洗衣做饭,一口水一口饭的喂,一泡屎一泡尿的收拾,数年如一日,直到89年1月母亲去世。

二哥一生未婚。由于诸多生活经历影响,再加上长时间不和外界接触,便养成了孤僻的性格,也有自己的身体状况和照顾母亲等等原因,始终未能成婚。母亲也很为他着急,可他就是不想结婚,很多人为他介绍,都躲出去不见。母亲去世后,二哥郁郁寡欢整天在家喝闷酒,十二指肠溃疡病情加重,每顿饭只能吃下一点点食物,人也变得瘦小起来。有一天二哥病重,我们把他送到大姐所在的医院,我背着他楼上楼下的检查化验,正背着他下楼的时候,二哥用虚弱的声音对我说:“守清,我恐怕是不行了,等我死后你给我焊一个鉄匣子,把我的骨灰装进去,埋在咱妈的坟墓旁边,这件事就托付给你了。”听了这话,我的眼泪刷的就下来了,赶紧说:“二哥你别瞎说,没事的,看一下就会好的。”我嘴上虽是这么说,心情却越来越沉重起来,通过治疗,二哥的病情还真的有了好转。91年,我来了日本,每次给家里写信都问二哥的身体怎样,回信都是说很好。来日的第3年,我回国探亲,到家后,满屋的人,我左看右看,前看后看,看遍全屋子也没看到二哥。我就问:“二哥去哪了,”大家你看我,我看你的没人回答,我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。

二哥在母亲去世的第3年(1992年6月),因白血病去世,终年40岁。我惦记着二哥的后事处理情况,便问大家:“二哥埋在什么地方了,我要去看二哥,”大家却都闷着不说话。后来有人给我解释说,因为有“说道”,没结婚、没子女的人是不能入祖坟,立坟墓的。否则日后家人会有灾难,因怕遗祸家人,大家商量后就把二哥的骨灰给撒了。我听后,实在接受不了这样的处理结果,我说:“撒在哪里了,你们带我去,我要把二哥的骨灰收回来。”大家为难的说:“这么长时间了,上哪去找呢。”我无法责怪大家对二哥骨灰的处理方式,但我想起二哥对我的嘱托,心里就会生出阵阵的绞痛。

我可怜的二哥,你活着每天侍奉在母亲左右,死去却不能靠近母亲身边。现实为什么对你如此的残忍,连一个回归母亲身旁的小小愿望都无法实现。二哥你生为母亲而来,死为母亲而去,你最有资格,也有权利回到母亲的身边。今天,我决心下定,无论谁反对我都要为你实现愿望。我不信,也不怕遭受命运报复,我不牵累别人,一人做事一人当,如因此有灾难降临,就让它降到我一个人头上。我要照你的嘱咐做一个漂亮的鉄匣子,把你的灵魂召回到母亲身边,埋在母亲的墓旁,让你在天堂里永远陪伴着母亲,你能如愿,我则心安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-----------时逢二哥去世20周年之际,谨以此文,向二哥致以深切的怀念!

续:2011年7月10日,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我与大哥、妹夫及阴阳先生一行,将二哥的灵魂终于召回到了母亲的身边,并安葬在母亲的墓旁。二哥如愿了,我内心异常的激动和欣慰,从今以后二哥又可以陪伴着母亲了。欣慰之余却仍有一丝的歉意,在此,还要向二哥道个歉:“一个小小的心愿,竟让你等了20年,真是对不起了!”不过,黑暗已经过去,20年游荡的灵魂终于有了归宿,二哥你将随着这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切都会美好起来,愿二哥在天堂里开心幸福!!!今后就拜托二哥照顾好父母了,父母有你的陪伴我们才会安心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207)| 评论(15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